醉了

EM C D EM
再也不能对你歌唱我的理想,你是否黯然神伤。
当一切已成现实那样茫然,离去的脚步可曾继续。
C D AM EM
我难过,是因为曾经的未来,却成为过去。
别告诉我,抑郁的眼神流露出,昨天的生活。
E AM D EM
醉了,一切都醉了,霓虹灯下用双手而独酌。
醉了,一切都醉了,这可是你最终的抉择。
*(solo)
我难过,是因为曾经的未来,却成为过去。
别告诉我,抑郁的眼神流露出,昨天的生活。
醉了,一切都醉了,霓虹灯下用双手而独酌。
醉了,一切都醉了,这可是你最终的抉择。
醉了,一切都醉了,霓虹灯下用双手而独酌。
醉了,一切都醉了,这可是你最终的抉择。
醉了,一切都醉了,霓虹灯下用双手而独酌。
醉了,一切都醉了,这可是你最终的抉择。
这可是你最终的抉择。

十里坡剑神

“十里坡剑神”其真人是台湾的一位仙剑玩家,网名“bill7437”。
2005年11月的一天,众人在批踢踢论坛上回忆当年玩《仙剑奇侠传》的情景,他发帖感叹道:
“谈到仙剑一,这还真是一款老游戏了。
你爱唱歌我爱笑,喔不,是年幼无知什么都不懂,仙剑是我接触的第一款RPG游戏,那时候还以为这是有对话的格斗游戏,我根本没想过有剧情进展这一回事,以为故事在渔村就到了尾声。
(好啦我承认我找不到船出发啦,我怎知要搭客船非渔船。)
于是每回开了游戏,就在同一个地图打怪,那地图点想必大家耳熟能详,李逍遥老家旁的十里坡是也。
打着打着只觉得游戏越来越无聊,怪越来越好打,只是家里只有表哥给的这款游戏,也只好将就着用啦。

继续阅读“十里坡剑神”

一个虐心的段子

在我四岁那年,父亲送了我一台Xbox。你们了解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2001年的款式,一个黑色硬梆梆的盒子。我和父亲一起玩了很多游戏,非常开心,直到两年后,我的父亲去世了。

之后的十年时光里,我再也没有碰过这台游戏机。然而当我再度启动它时,我发现了一些事情……

我和父亲曾经一起玩过一款赛车游戏叫《越野挑战赛》,在当时,这真的是款很好玩的游戏。就在我重新启动这款游戏时,我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幽灵!

这款游戏有个奇妙的设定,上一轮比赛中最快的选手的影子将会出现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与选手一起参赛,就是所谓的“幽灵驾驶者”。我想你一定猜到了。没错,当年我父亲的幽灵至今仍然在赛道上奔驰着。于是我一遍又一遍的玩着,试图打败这个幽灵,慢慢的,我终于接近了它的速
度,甚至直到有一天我超过了它,然后……

我在终点线前停了下来,这样爸爸的幽灵就不会消失了。

引用2:

说到与自己打游戏的父亲, 总是会想到这个youtube网友发布的让人心酸的段子.

我想这样的游戏, 肯定玩着玩着就泪流满面了吧.

“爸, 你真厉害! 等等我!”

“爸, 你都不让让我啊!”

“爸, 这次没有甩我很远了哦!”

“爸, 我可以一直跟着你了!”

“爸爸, 你快超过我啊 T_T”

《三体(全三册)》的笔记(作者: 刘慈欣)

(史诗,毫无疑问是史诗级的科幻小说,太精彩导致好多地方忘了标记笔记。。。)

2015-01-03

“您外表粗鲁内心精明,但再往灵魂的最深处,又是粗鲁的。

2015-01-03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2015-01-06
假警报的产生是由于超信息化社会对敏感信息的迅速放大效应

(现在的牛市时间会因此而缩短吗?因为消息的快递传播而震荡加大吗?)

2015-01-09
难道制造假象的只有智子?
难道假象只存在于加速器末端?
难道宇宙的其他部分都像处女一样纯真,等着我们去探索?

2015-01-09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非常有感触的一句话)

妈妈,我将变成一只萤火虫。

继续阅读“《三体(全三册)》的笔记(作者: 刘慈欣)”

《客户的游艇在哪里》的笔记(作者: 【美】施韦德)

2014-12-19
据说那些心智不成熟的人更容易相信那些希望是真实的事情。

2014-12-20
试验时我们要用真金白银,“想象中的赌注”是不行的。
就如同生活中任何一种丰富的情感一样,亏大钱的感觉绝非文字所能形容。
艺术无法使一个小姑娘理解做妻子和母亲的感觉。无论是通过文字或图画有些事也无法跟一个处女解释得很清楚。在这儿我也无法形容出如果损失了大笔钱的感受。

2014-12-20
所有上述客户都被这样的心理问题折磨着:憎恶金钱,或“恐惧持有现金”。
憎恶金钱者总是尽可能多地买证券,当他们一旦卖出股票获利后马上迫不及待地购入其他股票。
奇怪的是,他们经常有着节俭的精神,即不把钱浪费在吃喝和及时行乐上。
假如他们打一晚上桥牌(每局0.25美分)输了17美元,就会垂头丧气地回家。但可能在同一天,股市的轻微下跌使他们损失500美元,他们却并不在意,因为他们心爱的股票还在。
虽然不言自明的是,每当股市崩盘他们也随之崩溃。他们绝不能容忍账户上有钱,不论其时间多么短暂。万一股价上涨呢?他们除了一些用旧的脏钱将一无所有。 继续阅读“《客户的游艇在哪里》的笔记(作者: 【美】施韦德)”

《非理性繁荣与金融危机》的笔记(作者: 【美】罗伯特·席勒)

2014-12-17
现在出现的这些泡沫极大地强化了公众对流传已久的一种神话的信心——这种神话认为,由于人口的不断增长以及经济的持续发展,再加上可供利用的土地资源不断减少,地产价格的总体趋势必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强劲上涨。

(没错,大部分人就是这么想的。但是从历史上来看,这的确是错误的想法。)

2014-12-18
当我们很自然地争辩救市行动对那些没有得到这些好处的人不公平的时候,事实上,对什么是公平、什么是不公平的界限划分也很难做到泾渭分明。不公平的现象在我们的经济体系中一直就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情况,收入的巨大差异就是一个明证。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很久以前那些历史上的不公平所遗留下来的影响,最著名的当然就是美国贩卖黑人作为奴隶的事件。直到今天,美国黑人作为一个整体看,还没有能完全摆脱这段受压迫的历史带给他们的经济阴影。

2014-12-18
救市的根本目的是防止出现对我们的体制和我们相互间经济信心的丧失,并同时保持一种社会公平的理想追求。基于这样的考虑,救市的重点应该主要放在防止绝大多数普通人产生悲观情绪这个点上来。 继续阅读“《非理性繁荣与金融危机》的笔记(作者: 【美】罗伯特·席勒)”

《悟空传》的笔记(作者: 今何在)

2014-10-24
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不是最后的功成名就,而是对未来正充满期待与不安之时。

(是说我的现在么,老婆说我好像失去了最初的理想了。唉,四年前,我的理想是做一款大家都喜欢的产品,现在不求大家,所有人,只要有部分人喜欢就可以了,比如经典电影,呵呵)

2014-10-24
“阿瑶,你还好么?”他对着林中黑暗说。
半晌,才有人答话:“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我?”猪八戒说,“我是一个和你一样不肯忘记前世而宁愿承受痛苦的人。”

(我也是,我忘不了)

2014-10-24
于是她又回到海中,变成了一条鲤鱼。
她选了一个方向顺意游去了。
是不是选择任何一个方向,都会游向同一个宿命呢?

2014-10-24
可玄奘说了一句话:“其实我要学的,你又教不了我。”
众僧一片惊呼,法明也禁不住摇晃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诸天神佛,大惊失色,十年前,看到这里的我浑身颤抖,仿佛看到了未来的看自己,以为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现在发现也不过如此。这就是斗志的消磨么。)

继续阅读“《悟空传》的笔记(作者: 今何在)”

刘先主绝弩镇黑房,激鬼将邪魔心魂断

(每看一遍都会被深深的感动,这才是游戏的魅力和尊严,不懂三国杀的就不要看了。。。)

为了让不玩三国杀的朋友了解一下,
身为一个游戏玩家的是如何认真玩游戏,坚持守护生命里每一秒尊严的魅力所在。
是时候该搬出这个回答了。玩《三国杀》你最机智的一刻是什么? – 调查类问题

原答主 黄雁捷Anton,您的反对并指出是我进步的动力

这是一个我从老人那里听来的、有些年头的老故事了

一个刘备主、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这个刘备主等级虽然不高,但是胜率却相当不错
看样子,应该是那种面杀水平不错,但刚刚接触网杀的玩家
这种玩家往往打牌很稳健,可惜,往往会欠缺一点点经验
如果他网杀经验更丰富一点的话,他应该就知道,在准备游戏之前,要先做一件事——
那就是确认一下房间里其他人的胜率

刚接触网杀的他,还不懂这些
所以、他为他的年轻,付出了代价:

继续阅读“刘先主绝弩镇黑房,激鬼将邪魔心魂断”

杨毅:科比请继续投篮吧

U5295P6T1233D2169F36786DT20141126090855

(from  http://sports.sina.com.cn/zl/basketball/2014-11-26/09082169.shtml)看了很感动,也很感慨.

周一上午,当我在新浪NBA解说湖人对掘金,迎来本赛季个人解说的第一个加时赛的时候——有一度,我从心底感叹,科比要是年轻两岁,比赛早就结束了。

如果科比在最后5分钟的连续单打威尔逊·钱德勒时能够再多打进一个,或者多制造一次杀伤,比赛就不会被送入加时赛,湖人就能获得这个赛季的第四场胜利。

但是他没能做到。科比在第四节和加时赛里12投3中,湖人再败一阵。说完这一战,最由衷的感慨就是岁月不饶人。真的老了。 继续阅读“杨毅:科比请继续投篮吧”

多情剑客无情剑 笔记

他负伤后一怒而去,是否能走得远,还说不定,无论如何,他们是冲着我们才来的。”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黯然问道:“你要到哪里去?”
虬髯大汉长叹道:“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可是……”
他忽然一笑,道:“可是我绝不会走得很远的,每到风清月白的晚上,我说不定还会携酒而来,找少爷你共谋一醉。”
李寻欢霍然长身而起,道:“一言为定?”
虬髯大汉道:“一言为定!”
两人目光相对,都已不觉热泪盈眶,于是两人都扭过了头——英雄们的别离,有时竟比小儿女的分离更令人断肠,因为他们纵有满怀别绪,只是谁也不愿说出口来。

林诗音望着他,忽也嘶声笑了起来,道:“他害了你,你还要替他说话,很好,你的确很够朋友,但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人……你对不对得起我?” 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