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的孩子

(http://news.qq.com/photon/tpyk/fengxian.htm)腾讯也有良心了啊,呵呵,这就是我的家乡啊!!!唉!!!

===============华丽的分割线===================

 

文/山姆哥【微博】 图/北烨【微博】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熟悉的沟渠,最终成了数十个孩子的噩梦。

苏北平原上,冬小麦冒出半指高,蒜苗也刚冒牙。清晨一片白雾贴着广袤的大地,傍晚纤细直立的杨树在夕阳下站成剪影。地气的白纱蒙蒙升腾时,村庄开始醒来,三三两两的孩子聚等在路口,坐上校车前往十几里外的镇中心小学。

村民以姓氏聚居,散落在平原之地,像种在地上的庄稼一样代代按季生长。如无战乱,则甚少挪动。不富足,也无极贫。

过去的数十年间,变化席卷村庄,近年尤甚。村里青壮年劳动力转入城市谋生,加之计划生育政策紧逼,村子人口如被截留的河流日益萎缩。

只有老人和儿童遗落在村庄。

首羡镇西北片区的袁庄、张老家、张后屯、吴楼、孔庄、沙河店、宋庄、茌庄、李庄、崔楼、丁楼的老人面临一个现实问题:村里熟悉的学校也要“走”了,像自己孩子一样向远处的城镇聚拢。

沙河店小学、蒋庄小学,张老家小学都先后被撤并。2010年暑假,始建于抗日战争时期,有80多年历史的张后屯小学、茌李庄小学,同时被撤并。

而这之前,这些学校大多接受过捐赠,翻修过。校舍宽敞而严整。

据2003年的人口普查,全镇近2万户,总人口八万三千有余,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560人,可谓密集。撤并之后,全镇只剩下:首羡中心小学、和集小学、三座楼小学、王集小学、王大庄小学等9所定点小学,和一个教学点。

在学校也并未有一个安全保障。羡镇中心小学并未办置食堂,11点半上午放学,孩子们必须离开校园,到下午两点才开门放学生进入。这些6岁到12岁的数百孩童,就在首羡镇车来车往的街上吃饭、流浪两个半小时,很多孩子就趴在饭店写作业。雨天常是一身泥水。

生于1981年,同样是两个孩子父亲的洪旭,发现了这个商机。他借钱买来校车早晚接送孩子,并开办爱心公寓,为孩子们提供午餐和庇护之所。价格并不高,650元一学期。但家长很快发现,校车过分拥挤,52座校车常要塞上七八十个孩童,过道上还站满小孩,车速快,孩子有时站立不稳,而家长数次投诉均未获回复。

仅在甘肃正宁县校车事故后,校车停驶一周。超载并未解决,风声过后复驶。12月12日,这趟据村民调查载有71名孩子的校车开上了一条从未走过的泥质机耕路,一头载在不到1米深的水渠。

15名儿童,在短短的时间内丧命,幼小的身躯摆放在蒜苗地上。他们父亲从天津、河北、陕西、苏州等地赶回时,最先看到的是认领遗体的数码照片。

茌李庄村在一夜之间,失去了12个孩子,增添了11座坟茔。整个村庄失血般惨淡。但和每次事故一样,快和“稳定”压倒了一切,未经检修的生活就匆匆再次上路。

肇事者依然停留在系统内,依然面目模糊。学校还是那个学校,没有停课,不让集体悼念,有老师威胁在拥挤校车中幸存孩子,教唆撒谎;村民们强烈要求恢复学校的议题,最终不了了之。

在事故第六天,所有孩子们都埋进了麦地。伤心过度几近失控的家长烧掉了孩子所有的照片、衣物和一切留存。

这些丰县的孩子,归于尘土。最后的影像,是他们曾经来过的证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