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owd(乌合之众) 摘录及有感

现代心理学所确认的真理,即无意识现象不但在有机体的生活中,而且在智力活动中,都发挥着一种完全压倒性的作用。与精神生活中的无意识因素相比,有意识因素只起着很小的作用。

人们在智力上差异最大,但他们却有着非常相似的本能和情感.在属于情感领域的每一种事情上–宗教,政治,道德,爱憎等等,最杰出的人士很少能比凡夫俗子高明多少.

这是接近他们,打入他们圈子的要点,呵呵.非常聪明非常成功的人拥有着相当的情感.这是他们的弱点.

群体中累加在一起的只有愚蠢而不是天生的智慧.

有意识人格的消失,无意识人格的得势,思想和感情因暗示和相互传染作用而转向一个共同的方向,以及立刻把暗示的观念转化为行动的倾向,是组成群体的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主要特点。

群体 冲动,易变,急燥,易受暗示和轻信,情绪的夸张与单纯,偏执,专横与保守。道德会很高,也可能截然相反。

每一种文明都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基本观念的产物,这些观念很少受到革新。这些观念在群体心中是多么根深蒂固,影响这一过程是多么困难,以及这些观念一旦得到落实所具有的力量。历史大动荡就是这些基本观念的变化所引发的结果。

我们现在到这个关头了吗?我们的基本观念变化了吗?我们公共道德的缺失,唯利是图的观念是否已经深入人心,改变了多年来的纯朴,正直的心呢?唉。。。

给群体提供的无论是什么观念,只有当它们具有绝对的,毫不妥协的简单明了的形式时,才能产生有效的影响。

群众的逻辑能力,推理能力是非常简单甚至拙劣的。

群体推理的特点,是把彼此不同,只在表面上相似的事物搅在一起,并且立刻把具体的事物普遍化。

正像缺乏推理能力的人一样,群体形象化的想像力不但强大而活跃,并且非常敏感。

一种感情,比如对想象中某个高高在上者的崇拜,对生命赖以存在的某种力量的畏惧,盲目服从它的命令,没有能力对其信条展开讨论,传播这种信条的愿望,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这种感情所涉及的不管是一个看不见的上帝,一具木头或石头偶像,还是某个英雄或政治观念,只要它具有上述特点,它便总是有着宗教的本质

就像当年成立新中国时对毛zd的崇拜一样,那也是宗教。也明白当年为何对法 – 轮 -gong 如此的狠了。宗教的力量太恐怖了。中世纪欧洲的政教一体太刚了。。。其实,也就是从79年,中国改革开放,才慢慢放下对共chandang,对毛zd的崇拜。转眼30年,其实这30年党一直在培养党是人民的信仰,但是没有成功,导致人们没有信仰。信仰的缺失,会造成什么后果?就是现在这样子吗?现在人们的信仰是钱吗?台湾也是87年戒严结束,几乎长达半个世纪的戒严。然后飞速发展。228事件真的太恶劣了,难怪国民党失去了民心。从这一点看,没有理由说如果由国民党统治的话,我们的生活会变的更好。但也不好说。。。毕竟是资本主义。。。毕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迷惑性太强。。。

一切宗教或政治信条的创立者所以能够立住脚,皆因为他们成功地激起了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他们使群众在崇拜和服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随时准备为自己的偶像赴汤蹈火。这在任何时代概无例外。

同理性永恒的冲突中,失败的从来就不是感情。

选民群体,表达的不过是一个种族无意识的向往和需要。在每个国家,当选者的一般意见都反映着种族的禀性,而我们看到,这种禀性从一代人到下一代人,不会有显著的变化。

领袖很少超前于民意,他所做的一切几乎总是在顺应民意,因此也会助长其中的所有错误。

群体的产品不管性质如何,与孤立的个人的产品相比,总是品质低劣的。

我们现在的产品是不是参于讨论的人太多了?呵呵。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快速成长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